存文子博客:普鲁士蓝庭院。
【Lofter的子博客不独立,所以无论关注别人还是回复别人还是点喜欢和推荐时都只能显示这个号orz。这个号不用关注也OK的!】

迷妹的贝坦尼日记01

狩猎黄昏:


给影迷推荐的TOP5

《条子家族的崩溃》>《商海通谍》>《怒海争锋》>《天王流氓》>《罪孽的代价》

 

给路人推荐的TOP5

漫威系列>《怒海争锋》>《我的心》>《天王流氓》>《年轻的维多利亚》

 

给迷妹推荐的TOP5

《天王流氓》>《圣徒》>《达芬奇密码》>《温布尔登》>《罪孽的代价》

 

估算大众口味做的推荐,程度和喜好根据个人口味调整。我不放《狗镇》和《美丽心灵》进去是有原因的,后面再讲。另外在我看来,只是声音演出的漫威系列之外,炮几乎没演过剧情捋得顺全程无尿点,符合传统定义“好看”(已经不要求新意了)同时不晦涩的电影,只除了《怒海争锋》。《天王流氓》当然也能算,假如它不是在时间的流逝中越来越符合某些群体的口味……

基本都是微博上的碎碎念,很多观点我反复讲过。今天主要是想起弄一个炮喜欢的电影的豆列,想把自己看过的这些做个总结,却发现要说的话太多,多至无话可说,决定开始写这个。

 

我一直不愿意宣称保罗·贝坦尼是个性格演员,类型演员;他没有像《天王流氓》另一个主演马尔科姆·麦克道威尔,或是他自己表白“我他妈不想说,但是我真的嫉妒”的罗伯特·德尼罗一样开创一个“保罗·贝坦尼”流派,当然,假如没有眉毛和不用化妆就能演白化病的肤色也算人有我无的话。

但你要说他是任何角色都可以胜任的变色龙,又并非如此。

他演的一系列角色之间看似属性相似,比如宗教人士,知识分子,社会精英,癔病杀手,甚至可以说在他演员生涯承上启下的角色,炮并没有让他们变成流水线上的产品,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很“贝坦尼”。我不清楚这是某种选角的倾向或是正是他让扑克牌角色产生了说服力,产生了不同,是他成就并区分了他们。

其实他并没有能够让电影去将就他去为他改变的地位。虽然我们会听说,某某剧本、某某角色为他量身定做。有趣的是,去看他的电影,尤其是和最近的这部《超验骇客》相比,它们就像高明的刻刀面对有瑕疵的玉,是量度着这玉的不完美下刀,比起某些总是拍不适合自己电影的演员,这些电影,确实珍惜和发挥了他的才能。我倾向于,他的魅力只对特定的一部分人群起反应,作为一个无可无不可又有点小特别小运气小骄傲的英国演员,在好莱坞,能拿到的,也只能、必须是些适合他的角色。(所以我真的很不喜欢max……尽管在超验这个每一个人物都不突出的故事里,max只是一个引子,一个叙事线索。) 

炮气质中很特别的一点,也是让《GangsterNo.1天王流氓》和《The Reckoning罪孽的代价》的导演,他的伯乐麦奎根看上他的地方,就是那种脆弱、天真和无辜,是这种脆弱、天真和无辜让你可以在亲见他犯下种种罪孽的下一分钟因为他的眼泪他的忏悔原谅他。——而同时他疏狂,游离于常人的价值观,往死里作,不作会死。所以他的角色,那些犯下过错自我放逐的天使,生来就是要被人伤害作践而不是好好爱惜的。(与之双生的另一面,这迷人的轻狂!又叫人怎么能轻轻放过?)

和他纯正的在西区打过滚的英国口音以及金发碧眼外表最相称的,应该是作家,以及中产阶级衣冠楚楚的绅士,就像Rob,Rickie,Joe,在伦理悲剧中挣扎涤荡哀歌人性的痛楚与光辉,但或许这种题材早就不流行了——而且同类型的竞争对手也未免太多了(笑)很有意思,他的片子里,几乎完全没有第一人称独白。观众都是在一定距离以外看着他的,他是历史里的,都市传说里的,是下凡的天使被放逐的牧师,不是我们中的一员。几个例外一是《Margin Call商海通谍》的Will,一个跋扈的金融掮客(你很容易把他当成任何一个偶尔调研的目中无人的“上面的人”),一个是《The Heart of Me我的心》在生命激情和责任之间迷路的Rickie(“对了,你听说过那谁吗?他们家…”),一个是我认为他的演技完全成熟,也遇到了一个可以让他发挥得淋漓尽致的好本子《BLOOD条子家族的崩溃》里的警察。

当我想到,他演的未免每一个都太迷人,太不像真的人了吧!这些“平常人”的存在让我感受到并不是虚构的戏剧性弥补了角色和现实的距离,而是那种魅力是实打实的,他的演技是经得起考验的。对我来说最大的惊奇,莫过于回过头再看《Priest圣徒》。比起《Legion基督再临》,这部要更淋漓的,是在完全不损失他的特质一次和主流审美的对接。他可以演这种super hero,他撑得起来。但很可惜,这冷峻硬汉的一面,似乎更不为人重视……坦白讲,我以为炮的“异类”特质没有明显突出到可以独树一帜,但同时他又无法完全融入到主流那种东西去,就像是,他无法得到凯文·史派西的角色,因为他并不符合美国中产阶级家庭审美想象中的样子。——一如他说,“我只是个金发‘女郎’。”纽约影评人说他是“那个中产阶级出身的英国青年在突围”。

他永远不是凯文·史派西。永远不能成为凯文·史派西,还好他的志愿也不是凯文·史派西。但我仍然希望未来他还能有那样一个角色,一个可以全方位挖掘内心的,并不仅仅是某种漂亮的戏剧化形式化的角色。

所以说,别再因为老婆孩子拒绝掉了好嘛!

 

我想他是一只萤火虫,并不庞大、珍贵、辉煌,但总有那么一个时刻,惊艳了黑暗漫漫无边的荒野,在易逝的夏夜。是为题记。

 

评论
热度 ( 198 )

© 绀青诗 | Powered by LOFTER